maybe happy

我们结婚吧

                                   假结婚(1)

新人第一次写文,文笔烂,求轻喷。是根据瑞安雷诺兹的一部电影《假结婚》想出来的梗,如有雷同,纯属有缘。

  前一秒还在梦中的拉斯维加斯度假,下一秒就被闹钟吓个半死。查尔斯翻了个身,使劲儿拍了一下闹钟,透过浅金色纱帘的一缕阳光直射在脸上,温柔地抹去了他多半睡意。揉了揉眼睛,放空了几秒后,查尔斯意识到一件可怕的事——上班要迟到了。也许对于其他人来说,上班迟到被骂一顿,扣点工资,也就算了,毕竟像他这样的单身汉,没老婆没孩子,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扣工资什么的也没那么可怕。然而,查尔斯的老板——艾瑞克却没这么好说话,哦不对,也许他根本不会跟你废话,他很有可能直接当着整个办公室的同事们让你扫地出门,如果你胆敢反抗,那么他就会制指使安以一个相当让人难堪的方式叫你滚蛋。别问查尔斯怎么知道的,上周被解雇的同事被扔出公司门口时,还扯坏了他新买的西装裤脚。并且作为全公司跟老板接触最频繁的助理——查尔斯而言,迟到几乎是毁灭性打击,而且他omega的身份更是给这个打击加大了量级。毕竟一个不被社会看好的性别,想混出点名堂真的是难于登天啊,然而查尔斯永远都是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勇敢反叛。

  起床后,查尔斯以光速收拾完毕,出门前还不忘把昨晚准备好的抑制剂塞进包里,然后左拐下楼,踉跄穿过车流,匆忙冲进咖啡店,吉莉安已经准备好了他的两份无糖大豆肉桂咖啡,冲着他甜甜一笑。“这个bata姑娘永远这么阳光迷人啊。“虽然排在队尾,但是对于失业的恐惧还是战胜了道德限制,查尔斯两步冲到柜台,把两张早就准备好的零钞拍在咖啡旁边,抓起杯子就走。”今天,吉莉安还是那么靠谱。“查尔斯暗暗地这么想着。然而身后的吉莉安看着那个渐渐远去的匆忙小伙子红着脸,语气中略带着一丝失望,”今天的妆又白化了。“

  对于查尔斯来说。吉莉安真的是个好姑娘,但是!但是!但是!他那个天煞的老板对于假期实在是太吝啬了,上班加班下班吃饭洗澡睡觉,一天中唯一能碰到吉莉安的时候竟然还是给老板买那口味相当独特的咖啡时,天呐!想到这,查尔斯几乎都要哭了。那个beta姑娘大概还不知道他是omega。突然,一阵猛烈的撞击后,查尔斯感觉肩膀直至胸口突然火辣辣疼起来,这才弄醒了这个走路都在做梦的臭小子。“Jesus!!!”咒骂之后,查尔斯这才反应过来是文印室的那个小老头拖着装满了纸质文件的小推车直冲冲的撞到了他,老板那杯咖啡全泼在了查尔斯雪白的衬衫上,这回查尔斯是真的想哭了,那个有洁癖的变态boss又要以什么借口臭骂他一顿了。查尔斯抬手看看表,what the fuck!!!大魔王快到了!!!查尔斯可顾不得这么多,拿着咖啡先冲进艾瑞克办公室,把咖啡放在办公桌上。然后迅速出来,正好撞见汉克,查尔斯懒得解释那么多,抓住汉克的袖子,压住声音说:”赶紧把你的衬衫借给我,周末晚上洋基队比赛门票跟你换!给你五秒!“查尔斯一边数着数,一边把小脑袋偏过去紧密注意着办公室门口,生怕一个不小心,大魔王就飘进来了,那货属猫的,走路从来不出声。汉克只是顾着调笑他,最后还是跟他换了衣服,同是天涯沦落人嘛,碰上这么一个老板,真是前世修来的,唉!

换好衣服的查尔斯,站在艾瑞克的办公桌旁,一边等着老板的到来,一边对着窗户玻璃整理着自己的衬衫和领带。“汉克这家伙也太壮了吧,这衣服宽成这样,算了,哪还有计较的余地,能穿就不错了。“查尔斯嘴里哼哼唧唧的念叨着。突然,艾瑞克推门进来,快步走向办公桌,转身坐下然后顺手翻开今天的议事日程。”藏蓝色的西装陪紫色的衬衫,艾瑞克真的是时尚绝缘体!“查尔斯暗暗嘲笑着这个让人头疼的老板。其实,艾瑞克除了脾气之外,还是挺完美的,暗绿色的眼眸,颀长的身形,查尔斯自上而下的打量着他,然后将目光停在那迷人的腰线上,然后发出一声几乎听不见的赞叹:“尤其是腰啊,啧啧啧。”

走了那么几秒钟神,查尔斯才注意到老板在以一种极其让人不爽的眼神看着自己,于是赶紧识趣地上前,”早上好,老板。您30分钟之后有一个电话会议。“艾瑞克面无表情地接过他手中的咖啡打断他:”我知道,是关于春季新书市场的。“查尔斯楞了一下,收回右手接着说:”员工会议是九点整。“艾瑞克抬头看了查尔斯一眼,”你给那个谁打电话了吗?她叫什么名字来着?哦,对。珍妮特,丑得让人印象深刻。“查尔斯憋住笑:”哦已经打过了,如果两周之内交不出手稿,就让她卷铺盖走人。“”真是艾瑞克式威胁风格。“查尔斯暗自腹诽,接着又说,“对了您的移民局律师今早给你来过电话,他说急需……””取消电话会议,员工会议推迟至明天,把律师的事情安排到议程上。通知公关部,让他们准备一个发布会,弗兰克要上欧普若的节目了。“查尔斯挑了挑眉毛,扭头说:”他真要上节目了?!您功不可没啊。“艾瑞克翻着手上的文件夹,头也不抬地说:”不必拍我马屁,出去把门带上。“

查尔斯耸耸肩,拿着日程表准备往外走。刚走到门口,“查尔斯,吉莉安是谁?为什么要我给她打电话?“艾瑞克摇晃着手上的咖啡杯,饶有意味地歪头看着查尔斯。

查尔斯磕磕巴巴道,”其实…你喝的那杯…那杯…那杯…是我的。“

然后办公室陷入了一种很尴尬的沉默。

查尔斯低下头时,已经开始在脑子中模拟老板可能会出现的几种发飙场景了,此时的他多么希望自己有超能力让老板忘了现在发生的事,然而并不能。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查尔斯听到对面传来一个声音,”你也喜欢无糖大豆肉桂咖啡?“

查尔斯退后两步站稳,”额,这个啊,我是觉得这个口味喝起来有一种像过圣诞节一样的感觉,温馨,舒服。那啥,我们俩,说来真挺巧,居然喜欢一样的口味,是吧。我绝对不会是那种怕洒了老板的咖啡,才和老板喝一样口味的人呢。“然后对着艾瑞克露出了一个他自认为相当喜庆的表情。艾瑞克倒是没说话,也看不出脸上的表情,只是低头又喝了一口。查尔斯的表情已经僵在脸上了,有多蠢,他自己已经能想象了。

”那我现在可以出去了吗?“查尔斯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还没等艾瑞克回话,助理桌上的电话响了,查尔斯急忙冲过去接起电话,”鲍勃,你好。“因为打电话正好正对着艾瑞克,当艾瑞克听见是鲍勃打来的,赶紧给查尔斯一个手势。查尔斯秒懂,“哦鲍勃,那啥我们马上去你办公室。”

“我们为啥要去鲍勃办公室?”

艾瑞克对着查尔斯歪了一下脑袋,绷着嘴唇看着他。查尔斯立刻一脸“我马上闭嘴”的表情,乖乖滚出了老板办公室。

十分钟后,艾瑞克从办公室出来,查尔斯立刻跟了上去,“请问您看完我给你的那本手稿了吗?”

“我读了几页,没啥意思。”艾瑞克右手端着咖啡,左手抚着脖颈,大步往电梯口走。查尔斯卖力地迈着两条小短腿试图跟上艾瑞克,“我能说几句吗?”

“不。“

查尔斯还是不放弃,加速跟了上来,“我看过上千本手稿,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这本绝对是佳作,而且绝对超过你发行过的任何一本小说。“

汉克穿着从查尔斯身上换下来的那件沾满咖啡渍的衬衫从两人旁边经过,还跟艾瑞克打了个不长不短的招呼,好像生怕艾瑞克看不见他胸口那咖啡色的印记。艾瑞克上下打量了一下他。

“不,全错。你就是怕洒了我的咖啡才跟我喝一样的。这真的很可悲。”说着,艾瑞克还象征性地瘪了一下嘴角,可怜兮兮得看着眼前这个小个子。

后边可能会跟电影不太一样。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enough with lies | Powered by LOFTER